刑碧旗日记重口请慎入

(182页)

'刑碧旗日记重口请慎入'
-9岁月是把杀猪刀,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十几岁,可不觉都奔三了,现在很少照镜子,恶心自己现在的样子。他说以后要求我每天写日记,还说最好是在FaceBook之类的站点实现,可那些站点需要VPN之类的东西才能登陆,于是我选择了这里,不知道我的圈养能坚持多久,会不会半途而废?谁知道呢。反正圈养一天我就记一天,直到结束。他说:SM的成因和恋物癖有很大不同,成因也有很多种,我记得他有说: “儿时家庭不幸福;童年受人欺负;父母离异;与周围的人有地位差;父母管教过于严厉;教育过于正统;口吃;左撇子;喜欢撒谎;激素酮分泌高;受到过猥亵”等等等等原因。我的成因只有我自己知道,较为自闭吧,我不指望让人了解并理解我,我认为SM不仅仅是服从与虐玩,更重要的是交付心灵。两年前是他一句:“有感情的SM才值得尊重”打动了我。两年前他为什么消失?现在为什么出现?到目前为止,他是谁?做什么的?长相如何?如何圈养?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想让宿命去安排,像白纸一样让他去画,明知道最终是一张黑纸画无可画,宁愿趋之若鹜,义无反顾。他可能不会踩着七彩祥云来接我,冥冥觉得那里才是我的归宿,祝福我吧,归途如虹。-8周末。我加班,不想临走还被人说做不好工作。一天压抑的心情。收拾办公室的东西,大部分在下午的时候都送人了。好友问我去哪里?我呵呵一笑说:保密。把辞职报告递给校长的时候,校长满脸惊愕,说些不痛不痒的话,无非是我们一直想重用你的之类的,云云。切~本想联系搬家公司,明天搬出宿舍,可环顾一下,没什么可以留的东西,给朋友打了一通电话,约好明天来拿我的洗衣机什么。不到晚上云带着伟来了,车在楼下停着,生怕被人抢了先,他们现在同居,缺这些东西。伟眼神不时的扫过我,我能感觉到。其实要不是伟,我可能也不会下这么大的决心圈养。晚上我看着几乎空了的房间和心一样还有回声。我问他要了地址,明天提早把自己难以扔掉的东西邮寄到那个城市,按他的话是不给自己留退路。我应该是个极端没有安全感的人,但破例我把我所有隐私说给即将圈养我的人,并按照他要求拍了裸照发给他。明显能感觉到他对我的相貌、身体比预期的要好。凌晨三点多,我微信里说:“我不知道圈养意味着什么,但我不想后悔,我这是赌吗”?他说:“不算吧”。我问他:“你会对我好吗?”他说:“不会!”-7伟中午来找我,我挺鄙视这样的人,既然有了选择就不要来找我。他问我:还回来吗?我说:这里不是我的家,不回来了。好像这样的话给了他勇气,在我宿舍她摁到我试图撕扯我的衣服,我原本不想反抗,我还是爱他的。可主人昨天对我说的话一直萦绕在脑子里:“人有人的底线,奴有奴的操守”。我稍许有些犹豫,但还是拿出电话,躲在墙角,喊道:“你过来我报警了!”伟最后还是悻悻的离开了,临走扔给我一句话:“走的时候通知我,我送你”。我第一次一个人去饭馆,要了几瓶啤酒,估计醉了就不想了。下午晕乎乎的去邮局邮了自己的衣服和一些应用之物。睡了一觉。晚上我如约守候在电脑旁,等候主人的到来。我有些吃惊自己的心态变化,变得有些依赖主人了,可能是自己无路可退了吧。主人问我:你知道自己做什么吗?我:知道主人又问:做好准备了吗?我:做好了。主人继续问:你知道圈养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吗?我很自然的说出了:主人说了算。他在屏幕上打出了:呵呵。可我已经流泪了。要知道我是第一次对这个人叫主人,而且还是那么自然,我知道主人喜欢白纸一样的奴,我已经把自己漂白、洗净,小心翼翼的收藏好,静待日子的到来。-6好像他今天很忙,一直也没有上线。我没事恶补了李银河的书《虐恋亚文化》。他说将来的圈养也不可能天天在家,那我怎么办呢?会不会饿死啊?从接触SM以来,经历的S也没几个,似乎一直生活在自己构筑的幻想的世界里。昨天我和他说:我想要一个可以真正让我臣服的人,跟随在他的身边,为他付出奉献。我希望被占有,我希望有寄托。他说:别指望爱上主人。可是。。。。我舍身为奴的前提是希望主人在乎我的,这个矛盾吗?希望主人能有机会让我和他交流这个话题。我理想的主人是一个好的主人,会因奴施教,我不希望他轻易去收奴。昨天他开始要求我每天发一张露脸L照,并按照要求把QQ里的除主人之外的人全部拉黑了。今天太困,语无伦次。-5最近网络上热炒一部90后女孩子的8分钟的动画毕业短片《前进,达瓦里希》,主人说这个与SM无关,推荐我看看,我认为这是一个关于信仰与背叛的故事,我不懂那段历史,我只看到了一个根深理想的破灭,一个破碎的乌托邦,悲情无助。里面孩子说:妈妈背叛了我们。一个SM者没有了信仰,没有了方向,虐无可虐那才是最悲哀的。圈养也好,认主也好,都是在自己信仰的基础大厦上更近一层,这做大厦永远没有封顶,在片中孩子积木大厦的倒塌,对我来说就意味着抛弃。主人会见异思迁抛弃我吗?其实SM不也是这样?做好自己,因为驾驭者不是我。主人的理想是寻找到一个让他值得调教,值得炫耀的人生伴奴,我将努力!一直以来,自觉叛逆,在大多数人眼里,SM和变态是可以划等号的,因为几乎所有人认为主奴社会在现实中是不可行的,甚至于洛阳案、深圳案以后,所有人仍然掩耳盗铃,拒绝承认SM的存在。李银河在一次访谈中说:“解放我们自己。尽可能扩大我们的幸福,减少我们的痛苦。所谓的幸福,就是满足自身各种需要需求和欲望欲求”。但谁都无法否认,SM真实存在,且无处不在。就像短片里说的:“并不是所有人都理解支持我们,但并不能否认她的伟大”。 主人说:分道扬镳的同好是对我们警醒。我知道主人是想对我说他的期望和专一。离圈养还有5天,主人,我准备好了,还有5天我将自己奉献给你,追随你,请你爱我。主人头上也许没有光环,但我会在关系存续期间,像婴儿一样照顾他,直到他离开。-4今天一大早起来,微信里把主人要求的L照发了过去。主人没搭理我,坐在床边发呆,想起自己还有点积蓄,于是去银行销了N张卡,检点了下,我积蓄连钢镚有23093.60元,我想把这些钱都给了主人,反正也不是大数字。一来呢减轻下主人的负担,二来呢体现我的决心,三来呢我觉得今后要钱也没什么用了(突然想起赵本山小品,我这智商以后也就看不懂手表了),赫赫。中午,主人上次要求我买的某宝衣服到货了。是件蓝色短袖草绿色的短裙和一双高跟鞋,搭配起来还可以,照了照片给晚上主人看,主人应该会夸我听话吧。我发现我开始取悦主人了。-3早起,按照主人要求,我把自己身份证拍了照发过去。中午主人上线说圈养不同于普通SM,是SM的高级阶段,期间要对我进行系统的培训与训练,要从表面上,心态上,身体上,思维方式上进行大规模的改造,我听了主人的话没有觉得畏惧,反而挺高兴,我喜欢把自己变成和现在不同的人。可主人又说:别把自己当人!哦,我还是没有十分明白。主人挺忙的,每天上线时间不多,我挺想想些花招想引起主人足够的重视,可又不敢。我提出问主人要张照片,主人拒绝了。整个下午惴惴不安,丢三落四的。室友玩我手机,居然看到了些什么,羞死了。晚上主人再次上线,提出了几点要求:①上火车后只准带手机、车票、身份证,其他东西一律不准带。(我给主人的钱怎么办?)②穿某宝邮来的衣服,不准穿胸罩、内裤。(晕,裙子不是一般的短啊)③刮了毛。-2中午出门,去一个亲戚家告别,这个亲戚虽然刻薄,但妈妈不在在这个城市,她也好歹照顾过我。回来的路上没敢座公交,身上一分钱也没有,因为已经和主人说过我积蓄的数字,少了钱不好交代,(我是不是很矫情啊),好在离宿舍不远,走在路上胡思乱想,主人貌似有工作,某些时间段总是不在线,但记得他说他有车,估计也不会很穷。他胖吗?帅吗?(我可是相貌协会)有家室吗?调教手段毒辣吗?会体贴奴吗?注重奴的感受吗?会让我住笼子吗?正想着,街边小摊传出了齐秦的歌曲:”踏上开往南方的车\行囊却是一封信\火车快开别让我等待\火车快开请你赶快\送我到远方家乡爱人的身旁…”紧接着另一个小摊传出周杰伦的歌曲“一路向北”,各种纠结,敢不敢不要这么煽情呢。下午,在宿舍试了试那身衣服,去了学校澡堂洗澡,回来刮毛。晚上主人在线,给主人发过去照片,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希望主人能夸夸我,可他只是“哦“了一声,我是不是堕落了?要知道像我这样的,追求的人乌央乌央的,都懒得搭理他们,可我为什么会对我不屑的人这么下贱呢?也许这就是虐恋吧。实话说,我有些纠结了。我是不是该冷静下呢?我脑子发热吗?NO,我知道我在做什么。是的,我知道。义无反顾的知道。几乎一夜没睡,辗转反侧。干脆起来做了个面膜,我想见主人时水嫩一些。-1没有发生任何事,安静的等待,我在倒数着小时生活着。白天外面天气很热,可我感到的只是忐忑,忐忑。晚上主人在线,和我再次检点要带的东西,很体贴,身份证,现金,手机,衣服,鞋子,化妆包,车票。。。。我在微信里给主人读了一首席慕容的诗,主人说我声音像孩子,呵呵一棵开花的树  如何让你遇见我  在我最美丽的时刻 为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让我们结一段尘缘  佛于是把我化作一棵树  长在你必经的路旁  阳光下慎重地开满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当你走近 请你细听  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0终于切入正题了,夜晚从7月开始。两小时后的火车,再见这个城市。早起我把自己的饭卡,被子,几双鞋子,洗衣机,台灯都送人了,只是有个小布偶我没舍得扔,和主人请示再三终于同意留下来,我给这个娃娃起名叫:诺诺。因为我承诺过不抛弃它的。我一会就要和诺诺一起去找主人,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无量天尊、阿门、真主,告诉我的选择是正确的。看到窗外来往的人,哪一个更像我的主人呢?他头上有光环吗?嘻嘻。。。我会再回来告诉大家碧旗的所见所闻所经历的。我要去收拾东西了。。。。1没有按照主人要求主人要求,真空上阵,不穿小内上火车,裙子实在太短了。好不容易快到主人的城市了,主人发来短信,要求我在出站口的柱子边等。这会不脱看来是不行了,偏偏座位对面是个眼睛直盯盯看我的小伙子。心想反正天黑了,于是到厕所嘁哩喀喳,脱了内衣直接扔了。再次座到座位上,那男孩明显发现了什么,我翘起二郎腿,怀里抱着诺诺,不管他,反正就要到了,就快到车站了,男孩一路上不住的搭讪,越说越露骨,最后发展到问我要电话号码,我问:要电话做什么?他说:交个朋友。晕,我有那么招人吗?一下车一股热浪袭来,没有一丝凉意,自己差不多最后下的火车,甩掉那男孩,不住的拽着裙摆。我如约站在柱子边,等候着主人。身边不时的有人走过,我瞟着过往的人,是帅哥的话我就想:这是主人吧。长相龌龊的我就想:一定不是这个人。内心纠结啊。。。。。过了几分钟,我收到条短信说:“我就在不远处,你往前走,在邮政储蓄的门前有辆出租车,车牌号:.XXXXX,上车后告司机去XX路XX宾馆。进了宾馆去903房间。我随后就到!”这是什么情况?玩情节?还是放我鸽子啊?还是怕有监控?事已至此我还是照做吧,果然不远处有个邮政储蓄,果断拍照。果然有辆同号码出租车,果断拍照。鼓起勇气上车,说主人要求的那个地址,车开了,我纠结了。于是给闺蜜发了条微信说我在的城市顺便发去了我拍的几张照片,万一有事,也算破案线索了。起码可以找到我尸体。上车问出租司机,一问三不知,浓重的地方口音。开了好一阵,貌似这个城市很堵车。到了地方了,我下车,司机开走了车,我突然想起我还没给钱,估计主人付过了吧。犹豫了一下,进了宾馆大厅,站在电梯附近,想用不用给主人发条短信,这时一个人站在我身后问道:你是邢碧旗吧?我本能的吓得一哆嗦,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憧憬,还是什么,都没敢仔细看这个人,不用问,这个人就是主人了。大概这个人身高176CM左右,不算年轻,看上去像是35左右,记得主人和我说他40岁的。依稀觉得长相还好,有点小帅,眼睛有神,不算很胖,当时就记得这么多了。我诺诺的回答:恩,我是邢碧旗。他说:是我。就这样进了电梯,尴尬了一会儿,他说:你比照片里看着漂亮。我傻了一样说:谢谢。像过了一个世纪,终于进了房间了。是个套间。我曾无数次幻想过主人第一次见面要对我如何调教,如何羞辱,如何山雨欲来,如何高压,如何。。。。“别站着,座在沙发上”主人的话,有点惊醒我的意味。我能坐沙发?我可以吗?两条腿不听使唤,觉得自己浑身都抖。可能走路都是顺拐的挪到沙发上的吧,好像我还说了“谢谢”,不知道了。我感觉就像相亲一样,有点紧张,主人笑了,说:“不要紧张,我点了餐,吃点东西再说”。我只有笑着嗯嗯的答应。时间久了我发现脸都笑着肌肉僵硬了。我想不会是骗床的吧,他根本不会玩SM。服务员送来餐,主人叫了一瓶酒,当地的,挺烈。主人举起杯说:碧旗,第一次见面,干杯!我从属,不可置否,喝。主人又举杯说:碧旗,今后你要吃很多苦,辛苦你了。我知道,随主而侍,喝。主人再举杯说:碧旗,可能这是你最后一次用手吃饭了。哦?难道,那就喝吧。几杯酒下肚,自己慢慢也就没了拘束感,觉得主人蛮和蔼的,不是我想的那么吓人。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主人问:穿内了吗?“没有”“毛刮了吗” “刮了”“脱了”主人缓缓的要求我。见我有些扭捏,主人起身,抓住我裙子的两个领子,一把扯成了两半!光了!我坐在那里,大气不敢出,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亢奋,没有激动,就是流眼泪了,啪嗒啪嗒的一直流,好一阵子。主人让我裸身跪在他眼前,不让我动弹,说我刮的不干净。之后用主人问我答的形式,问我的SM经历,家庭状况,圈养初衷等等等等。期间,膝盖疼的不行了,稍微挪了挪位置,主人说:以后这些都是不允许的。凌晨2点了,主人一直没有动我,更没有性的接触。他说:“累了一天了,休息一会,九点我来接你到你自己的家”说完,俯下身亲吻了我的头发,摸了我的胸说:起来休息吧。我摸着发红的膝盖还想说点什么,可主人已经开门走了。主人一走,我心想主人会带件衣服给我吧。真的挺累的,估计能睡个好觉。。可是6点就醒了,写下如上文字。2没睡了几个小时,但睡得还算踏实,大约9点的样子,主人回来了,我还躺在床上。主人拖进来一个老式的大箱子。他打开箱子,说:钻进去。不要说话。觉得难受给我打电话。就这样,头没梳,脸没洗的就和手机,诺诺一起被赤身L体关进了箱子。接着,我听到叫服务员的声音,接着感觉箱子被挪动,接着感觉箱子在移动。我可能已经出了宾馆,我听到汽车声音了。好在箱子透气,不知道颠簸了多久,我又感觉到箱子在移动,接着出现估计有半小时的安静。箱子终于被打开了。我从箱子里钻出来,发现自己置身在一个房间的客厅。环顾四周,这个房间挂着厚重的窗帘,主人翘着二郎腿,座在对面的沙发里。主人脚下铺着毛茸茸的地毯。主人先开口了,说:自己先参观参观吧。我就像和主人认识多年一样,根本没有感觉到自己L身的羞辱,顾自参观了起来,客厅挂着主人一张主人抱臂站立的一张放大如真人大小的黑白照,觉得朗毅且伟岸。主人对面的墙上悬挂着黑底黄字用中式括号括起的四条标语,从左至右为:“服从、遵守、纪律、规则”觉得庄严且专业。卧室摆有笼子、木马、各式假体、吊钩,墙上挂着绳索、皮鞭、藤条整个是个刑讯室,让人觉得不寒而栗。卫生间干净整洁,厨房井井有条,看来主人是个喜欢干净的人。参观完,我回到主人身边,主人手里拿着一个剃须刀,说:“给你一次纠正的机会,刮干净”。我知道我要做什么,在主人的要求下,我叉开腿,正面朝主人,仔细的刮了起来,这时主人手里多了一个相机,不断的给我拍照,我哪里见过这阵势,窘的不知所措,可也不好说什么,草草刮完交差。主人一手拿着相机,用另一只手摸着我的下身,明显他感到没有刮干净。主人从茶几的茶盘中拿出一个镊子,让我站着,他坐着,一根根的拔起来。难以言状的疼!每拔一根,我腿上都能感觉到主人的呼吸。平时不爱出汗的我,也疼的出了一身的汗。好不容易终于拔完了,下身也红肿了。主人让我自己摸摸,我照做。主人说:“今后每天都要刮到这种程度,第一次你还不懂规矩,先不收拾你了”。说完,主人拿出纸笔,他口述我写了如下内容:“圈养期间,奴必须每天刮阴毛,达到无硬茬、不扎手的程度,如一次没做好用火烧调多余的阴毛,连续两次及以上缝阴”。写完的东西被主人用不干胶贴在在卧室的墙上,说让我警醒。我开始知道主人圈养的程度了,有点恐惧。为了缓解这种高压,我跪在主人脚下,从包里拿出我孝敬主人那两万多元钱的信封,说:这是我的所有积蓄,有23093.60,我希望能给您支配。说完我自己都快被自己感动了,可主人随手接过,象征性的打开看了一下,淡淡的说“哦,我替你先存着”说完就扔在了沙发里。当时我挺委屈的,觉得自己好贱,人家根本不把自己当回事,自己还想给人家惊喜呢。可能是我撅了撅嘴还是什么的小动作,主人看出了我的不悦,竟然抱着我的头说:碧旗有心了!。主人一句话让我心情马上释然,我想我应该是追随了一个至少情商不低的主人。主人又说:“圈养有圈养的规矩,我有我的标准,今后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将有新的规范”,我点着头,听着主人继续说:“我的圈养分多期,第一期你的主要任务是适应我的规则,直到我觉得你合适了,我们在进行下一阶段”我点点头,主人呵斥到:“以后我说完每句话,你都要回答:明白,主人、是,主人,表示你已经听懂”“听明白了吗”?我仍然下意识的回答“听明白了”。语音刚落,主人一脚踹了过来,我没坐稳,躺在地上,胸前留下一个红红的印记。“重说”。我意识到我该说“明白,主人”。可是真的在那种高压下,实在难以说出,或大声说出的。就这样,在主人十几个耳光的责罚下,主人才对我的语气、语调、声音高度有了比较满意。这样我完成了主人对我的第一次调教。仅仅是回答就挨了一顿打,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呢?之后照旧主人再次要求我在纸上写下“今后回答主人要高声说出是主人,明白主人,如没有按照要求回答,鞋底抽嘴20下”,然后贴在了墙上。主人接着要求我:1、 每次在主人回家前要做好一顿饭,至少两菜一汤。2、 每次主人回家前要化妆。3、 主人进门后要按照规定姿势恭敬跪好,给主人请安。要求说:主人辛苦了,邢碧旗给主人请安。4、 请安后,要主动吻主人脚面。5、 之后跪好等候吩咐。下午三点多主人出门了,主人说晚上6点多回家,让我准备。主人走后,我草草的洗了脸,紧接着就是给主人做饭,不是找不到这就是找不到那,期间根本没有时间化妆,连主人要求的都忘了。6点多主人如约回家了,听到开门声,我躲在门口,主人回来看到我没有按照要求的去做,摇了摇头说:碧旗啊,你离我的要求太远了,不过我相信你能做的很好的,你说是吗?我使劲的点点头,一是怕挨打,二是我觉得我能行。我远远的跪着,看着主人吃了饭,主人还夸我做的饭不错呢。只是没有让我和他同桌吃饭。主人说:主人以后不在家的话,我就在笼子里过夜。然后主人和我一起给笼子铺好褥子,把诺诺拴在笼子里。第二天,主人仍然和我没有性的接触,主人把厚厚的布蒙在笼子上前还不忘摸了摸我的头,扔给一包饼干,说:明天一大早我过来。随着很重的关门声,主人离开了。我躺在软软的笼子里,心里不平静,很累的睡着了3在笼子里,开始还可以,后半夜想上厕所,笼子是上了锁的。5点就已经憋不住了,主人8点才来,开了笼子,我一个箭步冲向厕所。。。。。。回来时,主人好像有点恼怒,说:上厕所要请示的。说完主人把我双手从背后绑起来,吊在房顶的吊钩上,抽下主人的腰带,把嘴给堵上,抽我的屁股和腿,真的好疼,可是也叫不出声,也没有办法躲,抽了大约30多下,主人把我放了下来,说:“这次是皮带,下次就是藤条”。没过一会,大腿上就出现了血道子,屁股摸起来一棱一棱的,好疼。然后又按主人要求写下了,上厕所需要汇报的纸条,贴在了墙上。中午了,主人让我去做饭,我记得书上写过:拴住男人的心,首先拴住男人的胃。来之前做饭我是做了不少工作的,实话说周围的朋友都夸我做饭做的好,只是不知道适合不适合主人的口味。我翻开冰箱找到食材,做了个雪菜汤,炒了腐竹和尖椒,焖了米饭。端到桌上,明显主人嫌慢了,主人让我跪在墙角,拿出了个小碗和汤盆,盛好放在眼前,就这样主人坐在沙发里吃,我跪在墙角吃。主人要求吃饭不准用手,让我慢慢适应,全部吃完。我这顿饭吃了有一个小时,弄的满脸都是汤和饭粒还掉了不少。中间主人要求我臀部抬高,欣赏着我的窘态。之后的整个下午,都是主人在讲解各项最基本的要求,今天主人讲解的是语言内容,我喜欢这样事无巨细的要求:语言篇:1、主人不喜欢大声说话,喜欢安静。奴回答主人应让主人听清楚,奴隶要说普通话。2、在任何情况下,奴隶对主人都需使用敬语,即称呼主人为“您”、“主人”、“尊敬的主人”等其他主人喜欢的称谓,奴不得对主人说“你”。奴隶对自己都需使用贱称,即称呼自己为“贱奴”、“母狗”、“奴”等,不得称呼自己为“我”。 如果在特殊场合下,不方便用以上称呼,可以恢复正常,但是要在事后立刻向主人说明情况。3、奴隶每次第一时间见到主人,必须大声向主人用规定的话语问好。4、回答主人用:“是,主人”、“是,明白”等肯定语气,禁止使用嗯,啊,哦,等语气助词或“可能、也许”等类似不肯定的语气。(情节调教时除外)5、在主人调教奴隶之时,除非主人有要求,奴隶不得有多余的话语,要用心感受主人。6、主人每次惩罚奴隶后,奴隶应说出被惩罚的原因和身体感受。并表现出对主人调教的感激之情,大声说给主人听。奴隶应在每天或调教后真实记录自己的生活和心理历程与被虐的感受,定时交与主人审阅。7、主人惩罚奴隶时,没有主人允许禁止出声,禁止求饶,禁止躲避。疼痛剧烈时可使用安全词。8、奴隶说错话或在主人没有允许下说话,奴隶必需马上自己掌嘴,直到主人让奴隶停下为止。此项惩处不得使用安全词。9、在主人调教的时候,奴要认真听取主人的每一句话。可以简要复述主人的话语。10、奴的语言必须详细和准确。当向主人汇报的时候,不能有丝毫的犹豫和隐瞒。圈养有圈养的章法,主人每说一条让我重复演示并记录,期间不知道被扇了多少耳光,好歹也是混过关了。有要求总比没头脑的挨打要强。晚饭给主人熬了粥,炒了个西芹。饭做好后,老样子我跪着吃完,已经好像比以前熟练多了。晚饭后主人要求我给主人洗澡,第一次见主人身体,也是第一次知道给主人洗澡不能用手的。在主人的要求下我花了妆,主人躺在床上看电视,让我用胸部按摩,我哪里会啊。主人耐心教我如何胸推、口交、舔脚、臀部护理等等,主人真是细致,每个都有流程。我感觉自己就像一个不值钱的妓女一样。主人说床奴也是奴的一种。第一次和主人,主人不戴套,内射。和主人的性爱过程也是有章可循的,以后细细描述。期间没有兴奋,只是怕,又挨了不少打。晚上睡觉大概是凌晨一点多了吧,主人让我继续睡笼子。一天下来比一辈子挨得打还要多。4早上五点浑身都疼,摸起来被抽打过的地方灼烧的疼。夏天天亮的早,我掀起覆盖笼子的布,想看看抽成什么样子了,我身上真是触目惊心,一片一片的红肿和黑紫.由于是铁质的笼子,翻身会嘎吱嘎吱的响,可能是把主人吵醒了。主人一把掀起布,用钥匙打开笼子,揪着我头发,硬把我拽出了笼子。几近吼叫的说:主人睡觉,不要发出响声!吓的我够呛。照例,用笔写下了主人的这条要求,贴在了墙上。接着,主人找来了一副手铐,咔嚓把我拷在了暖气管上,这个高度真是折磨人,不垫脚尖手勒的很疼,踮起脚尖正好,可又坚持不了多久。暖气管道在墙角,我顺着没有拉紧的窗帘可以看到外面。这个房子好像在4-5层的样子,临街有个超市。太阳能照进这个窗户,那么这个房间是东西房,街道一定是南北向的。依稀还能看到晨练的人,赶早上班的人,有说有笑,他们能想到在这里还有一个被吊着让人玩弄的女人吗?几天前我还是受人追捧的矜持女孩,现在我则成了一个下贱的奴隶。7点多主人还在休息,我已经不能坚持了,手腕疼,身上疼,真的是实在坚持不了了,开始寻思如何才能让主人醒来,开始把手铐弄的有响声,主人没反应。假装咳嗽,主人还是没有反应。已经开始滴答流汗,没办法我只能叫主人了,主人起来,把我从管道上放了下来。主人让我洗漱一下,之后我给主人煮了方便面。主人说我还是有点胖,不让我吃东西了,其实我才100斤。接着我开始刮毛,化妆,温顺的跪在主人面前,主人说:周六有对同好,要来家里做客吃饭,见见主人新圈养的奴。主人说不让我给他丢脸,要显得有规矩,举止要得体。今天周四了,还有两天时间要速成一下做奴的举止。主人强调了以下几点:用餐完毕后,在客人的见证下主人要和我签署主奴契约,有个象征性的仪式,要求我有段陈述,全程将会录像。整个下午,都在演练,看来主人是个好面子的人。第一条:主人会带朋友回来,回来后我要裸体,丝袜穿高跟鞋,按照要求的流程,问好,行吻脚礼。挺搞笑的,主人出来进去演示了许多遍,我还是对主人要求的词语掌握不好,主人要求说:主人辛苦了,贱奴邢碧旗给主人请安。奴将全身心侍奉主人,请主人任意玩弄。然后胸部贴地,翘起臀部,亲吻主人脚面。然后给主人脱去鞋子,袜子,舔舐脚趾,直到主人示意停下。主人挺有耐心的,但总觉得我做的不得体,动作和语言不协调。最后主人说简化流程,将来在慢慢增加。结果变为,进门说:主人辛苦了,贱奴邢碧旗给主人请安。然后胸部贴地,翘起臀部,亲吻主人脚面。然后给主人脱去鞋子,袜子。主人说对客人不必要这样做。还好,不然我可能会不情愿。第二条:之前要化妆,R头要系铃铛,发型要高吊马尾,带贞操带。主人说明天会带来些化妆品,假睫毛什么的。主人说R头系铃铛的目的是让主人知道奴的位置和行为。主人的铃铛是彩色的,夸张的大。夹起来叮当作响像是闹钟。可能只有做过奴的才知道,乳夹这东西是越来越疼的,更疼的是取下的时候,最疼的是取下后主人还要用手捏的时候。主人还给我带上的贞操带,是皮质加金属镶边的链条结构,没戴一会被主人指挥来指挥去的忙活,大腿内侧就磨破了,没敢说。比起拷起来这已经不算什么了。第三条:主人和客人用餐期间,要全程周到服务,要准备一两个小节目助兴。这条“周到服务”可忙坏主人了,可能我算是笨人吧,主人从如何餐具摆放,我站立跪的位置,什么时候给主人客人餐巾纸,如何盛饭,如何倒酒,都仔细给我讲了一遍,我都一一记下。我挺纳闷的主人为什么会知道这么多?席间还要有一两个小节目助兴,这可难不倒我,不过我要保密,先不说我要表演什么,因为这日记主人可能会看到,看到就没神秘感喽。第四条:要按照要求的表情,举止得体,大方,不扭捏。我归纳了下主人要求的表情篇内容:(这段是复制主人契约书的内容)1、与主人在一起要时刻保持化妆状态。主人要看到奴最好的一面,需浓妆时,会有要求。2、正面对主人时奴隶要保持至少露出六颗牙齿的微笑。处罚时、使用口时除外。3、任何时候都不得正视主人眼睛,不准与主人对视,不得已不得超过0.3秒。4、站立或正面对主人的时候,在主人面前,奴隶应让主人看到奴隶的全部面部,眼睑下垂。不要低头对主人。5、奴在主人面前除笑容以外的所有表情不允许出现的,哭、撒娇、吐舌头、皱眉头、做鬼脸等表情绝对禁止。主人要求的举止篇内容:(也是复制的)1、奴隶在主人面前如主人没有特殊要求,必须永远双膝着地跪着,除非有主人的命令,否则不得站立,坐,或者蹲,奴隶头部不得高于主人臀部,直跪除外。主人有不提供护膝的权力。2、责罚手姿势:除手外与跪基本相同,充分伸出两臂,展开两手,高度与乳头平齐。3、打脸姿势:除手外与跪基本相同,手自然下垂,紧贴大腿外侧,颈部向前伸出。身体正直,不能耸肩、躲避。自己打脸时应左右开工,知道主人示意停下为止。4、打臀姿势:需要趴伏状态,需把臀部抬高,膝着地,大腿垂直地面,双腿微分,展示生殖器,F房紧贴地面,充分露出脚掌,头部抬起时不得高于臀尖。5、主人使用器具、道具、身体进行施虐时,奴隶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躲闪、回避、蜷缩。6、主人有权利让奴隶连续侍奉自己或者长时间同一个动作或者连续受罚而无休息。7、无论站、立、行、走、卧、躺,奴隶必须尽量最大限度的展露自己的生殖器官,让主人观看。8、主人要求女奴展示xx器的时候,如用手掰开自己xx器,需露出xxx内的粉色,露出(省略)。9、除调教、做饭、睡觉、家具奴或必须,奴隶必须保持在主人伸手可及的位置。10、听到主人呼唤奴时,奴需放下手中任何事情,用最快速度爬行到主人脚下,用脸紧贴主人脚面,等候吩咐。一共有40多条,主人说先慢慢适应这十条,其余的是今后调教的结果。中午主人和我喝了点粥,主人说晚上带我出去吃饭,六点多钟,主人给了件不是很合适在套裙,这可能是主人以前圈养过的奴的衣服吧,比我穿的大一号,主人没有让我解开贞操带。去的地方人不算多,主人让我放开吃饭,但我还是挺怕主人说我能吃,于是就没吃了几口。吃饭的时候主人拿出了契约书,我大概看了下,看得我脸红心跳的,这些内容是我想也不敢想的,如果按照里面的内容要求,我将成为的远远不是奴那么简单。主人再三对我说:圈养不是普通的SM,请我仔细考虑清楚再签,因为主人很看重这契约的签署,不然也不会邀请同好来见证。回家后,我坚定对主人说:我将追随你,义无反顾。因为我希望过这样的生活,希望有人关注我的存在,希望有人调教我,只去关注一个人,过简单的生活。主人把我搂在怀里,一晚上没有施虐,没有让我住笼子。5早上起来,看着旁边熟睡的主人,恍若隔世。自己悄悄起床,还好没有吵醒主人。在卫生间,洗脸、刷牙、刮毛、化妆、跪在床边胡思乱想,我还不知道主人姓什么叫什么呢。主人一翻身看到我跪在床边,一伸手捏住我乳头,命令道:口交。。。之后就不写了哈。十点主人出门,我在家里打扫家,中午自己瞎胡吃了点东西,是用筷子吃的,很幸福。吃了饭在家补觉,下午四点多主人回来了,我听到钥匙开门声,马上跪倒门口,按照主人要求进行欢迎。主人拍拍我头,说我有灵性。但主人又说,以后凡事都要按照规矩来,所有事情都在请示汇报,包括排泄。没有许可只能跪着等候。555555.主人带回了高跟鞋,黑色的很高的跟。假睫毛,很长很假的那种,油彩化妆品,看上去挺高级的东西。两身颜色各异的短裙,丝袜,和一堆食材。主人说晚上不在家里过夜,明早让我早起准备吃的,洗澡,收拾自己,打扫家,大约10点多主人将带朋友回家。我想我得准备几个节目了,不写了。6值得纪念的一天。昨晚睡得挺晚,主人没有要求我睡哪里,可我还是在睡觉的时候进了笼子。早上起的挺早,被主人鞭打过的地方淤血散开了。吃了几块饼干,开始收拾家,我是个有点洁癖的人,喜欢一尘不染,这点和主人差不多。收拾完一看表,都快八点了,赶快开始洗澡,刮毛,心里不断重复着主人的要求。生怕做的不好给主人丢脸。接着开始化妆,戴假睫毛,梳头,穿贞操带,丝袜,高跟鞋,照着镜子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脱胎换骨了,像个妓女。好不容易到了10点多,主人提前来了电话说大约10点半回家,我戴上了铃铛,恭恭敬敬的跪在门口,等候主人回家。闲话不扯了,大约10点四十,我听到门口有了脚步声,马上调整姿势,让胸部贴地,翘起臀部,主人进门了,我马上说:主人辛苦了,贱奴邢碧旗给主人请安。然后双手捧着主人脚,亲吻主人脚面。当时我的心是狂跳的,因为还有别人在场,我看到了另一双男鞋和一个女人的高跟鞋。主人不说是只有一个同好吗?怎么会是一男一女?我没有敢看别人,羞的把头低低的,然后给主人脱去鞋子,袜子,舔舐脚趾,换上拖鞋。这时另外一个男人说话了:“你的奴说什么了?声音太小了”。主人好像有一丝不快,但没有要求我重复,只是说:“才开始圈养,见笑了”。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里屋,女的紧跟其后,我不知道该做什么,是什么姿势,只好紧跟后面也进了里屋。该死的铃铛,叮咣叮咣的直响,只有把腰弯下响声才能停止。主人给我介绍这两个朋友,一个是主人的朋友是个S,旁边的女人是他朋友的奴,但不是圈养关系。主人让我给他们沏茶,但被他S朋友制止了,拿出了自己随身带的茶叶。说:让索儿给沏茶吧,索儿明显是那女孩的名字。我带索儿进了厨房找茶具。这是才仔细看了看索儿。女孩大约20出头吧,穿着件修身裙,显得身材很棒,直直的长发,说起话来柔柔的,蛮可爱的。相比我,穿着几乎全L的衣服,哎,自己都觉得自己下贱。再次回到里屋,主人和朋友开着玩笑,我跪在地上,看着索儿沏茶。主人的朋友看索儿沏好了茶,对索儿说:看别人都没穿衣服,你也脱了吧。言语中明显有炫耀的成分,索儿没说话,听话的也脱了衣服,和我并排跪在地上。主人朋友开始对我品头论足了,说我的N子比索儿的大了,皮肤不如索儿白了,发质不好了之类的,还让我站起来看我的屁股形状,实话说当时没有羞辱感,挺不情愿站起来的,又不是他的奴,我可以不听他的话,但没有听到主人的反对,只有照做了。好在他没有动手动脚。可能主人也开始烦他了吧,打发我俩去厨房去做饭,我就和解放了一样,飞奔到厨房。索儿很可爱,是个人来熟,也可能是同样的身份地位吧,我俩一见如故,没一会就开始说悄悄话了,索儿除了会做鱼,不会做饭,只能当下手了,其间,索儿悄悄的和我开着女人之间的玩笑,气氛倒还融洽。在主人的不断催促下,饭做好了,我按照主人的要求,整齐摆放了碗筷和餐巾,是三个人的,只有我没权利做饭桌。席间,他们不断推杯换盏,我不断给主人夹菜,倒酒,赔笑,递餐巾纸,可能主人也比较高兴吧,和他朋友两人喝了两瓶白酒的时候,要求我表演节目助兴,我拿出我上学时候的杀手锏,给主人跳了一段新疆舞。一般情况下,男S在别的女M或有自己女M在场的时候都会装的矜持沉稳些的,主人朋友可能喝多了吧,看的不住拍手,还不时的大叫:把奶子抖起来!索儿看来也不是普通人,在她主人要求下,唱了段京剧《女驸马》,字正腔圆,手法身形,和平时说话判如两人,后来知道这是她的专业。喝到最后貌似只有我还清醒着,最后演变成,大家点歌,我在唱了。其实昨天晚上,我一直准备了一个节目,是准备献给主人的,是首改了歌词的歌,但一直没好意思唱出来:在那遥远的地方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主人人们走过主人的帐房都要留恋的张望她那粉红的小脸好象红太阳她那美丽动人的眼睛好象晚上明媚的月亮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主人身旁我愿每天主人拿着皮鞭不断轻轻打在我身上吃了饭,收拾了也就快三点了,我原本想着主人的那个朋友喝多了,自己做好承受别人羞辱的准备了。可看上去那人还是比较畏惧主人的,毕竟还是个S,没有太出格。只是在主人的要求下,展示了他的绳艺,似有似无的碰碰我身体。我到没觉得他绑的有多好,觉得主人也不注重绑缚。还是在主人的要求下,索儿给我示范起她主人调教的趴伏姿势、跪拜姿势,其中最羞辱的部分,是要求充分展示xxx和xxx紧贴地面爬行(省略)。大约在四点半的时候,主人让索儿拿着摄像机录像。主人正襟危坐,在录像中我说:我叫XXX,主人赐名:邢碧旗,身份证号码是XXX,(在这里我说下我名字主人解释的含义:邢碧是主人所有奴的前两字,邢是刑的谐音,碧是B的谐音,旗的意思是主人想我成为他的象征,旗下可有多面帜,主人要求我做多重奴的意思)今天我正式认主,我将在主人圈养期间成为主人的附属,随主而侍,不离不弃,尊重他,服侍他,敬畏他。整个认主仪式很正式。主人拿出了契约书,在其他人的见证下,我和主人正式签署了主奴契约。大约5点多
关 键 词:
刑碧旗 日记 重口请慎入
 天天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刑碧旗日记重口请慎入
链接地址: https://www.wenku365.com/p-29437139.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天天文库发消息,QQ:1290478887 - 联系我们

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侵权客服QQ:1290478887 欢迎举报。

1290478887@qq.com 2017-2027 https://www.wenku365.com 网站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7495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