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7
  • 下载费用: 11.9积分  

罗多弼:今天我们如何重新评价新文化运动?

'罗多弼:今天我们如何重新评价新文化运动?'
罗多弼:今天我们如何重新评价新文化运动?  一  鸦片战争以后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为中国的体制需要改革,要不然就抵不住西方列强和日本的挑战和侵略。改革逐渐成为救国的必要条件。到了20世纪初的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呼吁改革的声音就已经很激进,而且改革的主要对象是文化。新文化运动的大师们都认为占支配地位的传统文化是社会改革和现代化的主要阻力。激进的知识分子以为别无选择,需要打倒孔家店,邀请赛先生和德先生才能救国。  打倒孔家店的口号甚至贯穿了20世纪初以来的意识形态,一直到毛泽东的逝世和改革开放。  虽然背景和理由不一样,但是认为中国为了现代化就需要抛弃以儒家为中心的传统文化的主流,这种思想在西方很长时间也是属于一种学术正统。西方不少知识分子,特别是汉学家,在这一方面一定受过中国马克思主义的影响,但是这种思想在西方也有很长的历史背景。而认为中国的传统政治体制代表着“东方专制主义”,这种认识也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20世纪马克斯·韦伯、魏特夫等学者的理论受到过东方专制主义这个理念很深刻的影响,同时自己也发挥了很大的影响。尤其是马克斯·韦伯的论点是说中国传统思想缺乏“超越”,缺乏“伦理的要求和人的弱点之间的张力”;这个论点,虽然可以质疑,但是在西方的学术界,影响很广,也很深。  当然在中国也好,在西方也好,自从20世纪初以来也有其他的声音说中国传统思想跟现代化之间没有什么矛盾,相反地认为,现代科学和民主为实现传统思想(主要指的是儒家思想)的一些基本价值提供了手段。但是这种思想所代表的不是主流。  我自己1960年代开始学中文、读一些关于汉学的书的时候,大部分有地位的学者和学术著作都认为,为了现代化,就必须抛弃以儒家思想为核心的传统中国文化。  面对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的关系这个问题时,西方人和中国人的出发点不一样。对西方人来讲,这主要是一个学术问题,思考这个问题就可以采取比较冷静的态度。对中国人来说,这个问题则涉及到中国生死存亡的问题以及归宿认同的问题,抛弃传统文化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可能是一个很大的牺牲。在我的心目中,王国维先生的命运就是一个很明显也很可悲的例子。  最近几十年中国经历的发展和转变反映了中国在世界舞台上的崛起。现在全世界都重视中国。拿破仑说的“中国醒来时,全世界都要颤抖”这句话,现在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成为了事实。“颤抖”背后有时含有“受到恐吓”的意思,这当然不一定,但是至少可以说全世界现在都非常重视中国的所作所为。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很多人特别是中国人,开始反思对传统文化的否定,开始反思新文化五四运动,这并不奇怪。  那么我们今天应该怎么看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文化的批评呢?我觉得很难说这个问题有一个正确的答案,因为答案取决于你的价值观和你的视角。我的朋友张龙溪教授很喜欢引用苏东坡的几句诗来说明要理解一个文化,没有一个唯一的、绝对的真理,而允许有不同的、可以互补的理解。“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苏东坡的这两句诗说得很深刻,评价新文化运动时,也很值得参考。那么我下面要说的,则是我从一个“外人”的视角出发得到的一些观察和印象。里面有我的理解,一定也有我的误解,当然也有我的价值观。但是在思考这些问题时,我还是尽我所能,努力追求对真理的永远无法达到的真正理解。  二  我将从四个方面简单地谈谈新文化运动:“全盘西化”的论点;对传统思想的批评;关于文学改良的必要;语言观以及对文言文的批评。  (一)新文化运动的“全盘西化”真的意味着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全盘否定,以及对西方文化的全面接受吗?我想需要记得胡适、陈独秀等大师的意思并不是说中国文化传统全是垃圾。相反地,他们愿意挽救文化传统中他们认为特别宝贵的东西。比如胡适很重视儒学,并没有全盘否定儒学。他也很重视古典小说。但是他们愿意用新的眼光看传统,他们愿意取精去糟。尤其是胡适,在看待传统文化方面是一个先驱。也许可以说他的一些想法现在过时了,但是毫无疑问,他在诠释传统的很多方面(特别在思想和文学方面)做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  (二)对传统思想的批评。假如新文化运动的“全盘西化”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全盘”,那么对传统文化的批判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全面否定。那陈独秀、胡适、钱玄同、鲁迅、蔡元培等批判的到底是什么?如果着眼于传统思想,我的理解是他们想打倒的孔家店,与其说是四书五经里面原来的思想,不如说是渗透入清朝社会,作为清朝体制的思想砥柱的儒家思想。  正如当年在欧洲谈东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时候,就经常区分社会主义原来的理论和现实存在的社会主义,我们看儒家思想也需要区分原来的理念和作为支配意识形态的现实存在的儒家思想。新文化运动的批判从现实存在的官方儒家出发:科举制度、缠脚、大家庭和父权制等。这些社会现象就是孔家店的东西。新文化运动的知识分子经常轻易地把这些社会现象从儒家的经典著作中推断出来,这一点我们不要否认。  新文化运动批评的最重要的对象是传统思想,而这一传统思想是以儒家为中心的,因此最重要的口号是“打倒孔家店”。当时的批评可以理解,也有一定的道理。儒家的确是传统政治体制的思想砥柱,也是现代化的阻力。但是现在也可以说新文化运动的批评有的时候太笼统,太极端。当时的儒学有不少的派别,那么新文化运动对康有为的儒学的批评有道理吗?对章炳麟的儒学的批评有道理吗?对梁漱溟的儒学的批评有道理吗?可以说当时批判的主要是现实存在的儒家,而不是儒家文献里原来所表现的思想。但是当时不少人大概认为现实存在的儒家就是儒学经典文献的真实表现。我们100年以后再来看这个问题,就会觉得这个论点太简单,太武断。  如果冷静地看儒学的一些重要著作,如《论语》《孟子》《大学》《中庸》,及重要人物,如朱熹、王阳明、戴震等,我们就会发现其中的思想还包括许多我们当代人完全可以接受的东西。我自己觉得儒家的世界主义和避免极端的中庸之道就是很明显的两个例子。很难说它们跟现代化的要求完全对立。不过正如我上面已经说过的,胡适等代表新文化运动的人原来也是这个意思。  鲁迅的《狂人日记》毫无疑问属于对传统思想最有力的批评文章。该文描写了儒学的美丽文字曾经如何经常用来掩盖丑陋的现实。《狂人日记》这篇小说非常重要,但是不要忘记,用美丽的文字来掩盖丑陋的现实不是儒学唯一的作用。古书的美丽文字也可以用来突出理想和现实之间的张力,而这种张力可以作为实现理想的工具。  那么假如回顾自从新文化运动和五四运动一直到批林批孔和《河殇》对儒家的批评,就会发现这些批评虽然有一定的道理,但是往往还是太过分了。随着对全盘西化的反思,很多中国人就重新开始把很大的希望寄托在儒家传统上。这个可以理解,可是我觉得不要从全盘否定走到全盘接受,也不要从全盘西化走到全盘否定西方文化。  要继续搞现代化,光靠儒家思想资源恐怕不够,也应该利用西方思想的资源,而且中国早就在许多方面已经走上了西化的道路,这不可逆转。现代科学和社会都需要逻辑学、实证主义等。在这些领域中,中国传统思想不发达。有关民主的思想,中国传统里虽有萌芽,但是难以否认现代西方有关民主的思想还是很值得中国人参照的。  在促进中国现代化方面,我也觉得难以否认儒家传统思想中有些成分不
关 键 词:
罗多弼 今天 我们 如何 重新 评价 新文化运动
 天天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罗多弼:今天我们如何重新评价新文化运动?
链接地址: https://www.wenku365.com/p-41015294.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天天文库发消息,QQ:1290478887 - 联系我们

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侵权客服QQ:1290478887 欢迎举报。

1290478887@qq.com 2017-2027 https://www.wenku365.com 网站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7495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