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镇上教书地日子

(9页)

'在小镇上教书地日子'
实用在小镇上教书的日子□ 李光泽 一 出了陕北吴堡县城,沿黄河南行10公里,有一个叫做枣林坪的小镇。小镇归绥德县管辖,是全县最偏远、最贫穷、最落后的乡镇。1988年,我18岁的时候,从县城的师范学校毕业,被分配到枣林坪中学当老师。枣林坪中学属县办第六中学,我们管它叫六中。 能当一名公派老师,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们村总共二三十户人家,几十口人、祖祖辈辈都是受苦人,我有幸成为我们村的第一个公家人。考上小中专那年的一个夏天,我跟随父亲到山上去锄地,对面山上邻村的一个人隔着一条沟扯开嗓门问:“听说你家小子考上小中专咧?”父亲一边锄地一边喊道:“考上了嘛!”那人感叹了一句:“啊呀,咋弄好咧!”我偷偷观察了父亲的表情,一脸的自豪。能为父母长脸,我心里当然高兴。如今,师范毕业了,摆脱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命运了,能不高兴吗? 但是,能在六中教书,的确是个意外。绥德师范是培养小学老师的,毕业的时候,我想着自己肯定是老家枣林坪镇哪个村的小学老师,最大的愿望就是分配到通公路、有电的学校。为此,我求了我的初中语文老师,他已调到县上工作,我想他应该有些能耐。没想到,他居然给我帮了天大的忙,我出乎意料地被分配到了六中,那是枣林坪镇唯一的一所中学,条件比那些村里的小学好多了。我就很佩服我的老师,他怎么那么能行呢?带着初为人师的自豪感和神圣感,我手执教鞭,一笔一划书写了我职业生涯中的第一个篇章。我用一颗单纯的、玻璃杯一样透明的心,赢得了同学们的欢迎。记得陕西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的一位老教师,有事请假,学校安排我临时代课,结果学生集体向学校领导请愿,要我长期做他们的语文老师。后来,校长还让我当了学校的团委书记。一个毛头小伙,在涉世之初,能得到领导的认可,在心存感激的同时,乐呵了好一阵子,但表面上却装作心静如水的样子。 二 校园里有一大片枣园兼菜园。 一到夏天,知了就在枣树上叫了。不是一只,是无数只,动不动就来一场大合唱,至少也是小合唱。在那片枣林里,从来都不缺领唱者。我们把知了叫做“叫枣红”,叫着叫着枣就红了,就熟了,就把枝头压得沉沉的,风一吹,树枝摇摇曳曳,红枣绿叶,一派田园风光。 学校给每个老师都分了菜园子。那是自留地,得经营好。菠菜、葫芦、水萝卜、莴笋、茄子、豆角角、黄瓜、白菜、西红柿,我们一年四季不断菜。下课铃一打,你看吧,老师们夹着教案钻到自己菜园里摘菜去了,也有年轻的老师平时不好好种菜,大模大样溜到人家菜园里去了,主人发现了笑一声骂一声嗔怪一声也就过去了。园子里的菜不出半小时就变成了盘中餐,那才叫个新鲜,叫个绿色呢。吃着自己种的菜,感觉就是不一样!所以,大部分老师都想当个好“菜农”,但我发现老校长才是最好的“菜农”,他会亲自翻地锄草,亲自开闸从井里抽水浇地,亲自从山里弄些向日葵杆子架黄瓜,亲自从镇上的裁缝铺子里弄些烂布绺绺来绑柿子,亲自撅起屁股掏茅粪,亲自挖窖储藏大白菜,有时累得出水汗淋,但总是笑嘻嘻的,一副乐在其中的样子。我是新手,就跟着老校长学种菜,学着学着,居然敢跟老师傅抢水浇园子,抢粪奶菜了。小徒弟不谙世事,老师傅也没法计较。 三 校园的东墙外是老乡的枣树林,枣树林下边就是波涛汹涌的黄河。在我的印象中,除了干冷干冷的冬天,傍晚时分,黄河滩上总是人来人往的。夏天人最多,学生娃们一个一个踱来踱去哇啦哇啦背书了;老师们三三两两散心了,或顺河而下,或逆流而上,偶尔有人捡起一个鹅卵石使劲打个水漂,鹅卵石就贴着水面呼哧呼哧飞远了;老乡们一群一伙溜达了,边溜达边拉话,高喉咙大嗓门,无遮无拦,一路开怀大笑。脚下是软绵绵的沙滩,要是下过一场雨,就更软了,背景音乐则是黄河的波涛声。遇到端午节,同学们天不亮就会早早起来,争先恐后跑到河边往河里投放粽子,或者用河水洗洗手、洗洗脚,以此来亲近和纪念永远居住在课本里的屈原。 在黄河里游泳是一件非常惬意的事情。其实,我们不叫游泳,叫浮河。最好在三伏天,在礼拜天,在阳光毒辣辣的正午,先蹲在老乡的瓜棚里吃西瓜,然后哥几个扒了衣服,一丝不挂地把自己泡在不冷不热的河水里。浮累了,就来到河心岛上,四仰八叉,晒晒太阳。那太阳太毒了,晒一会就撑不住了,就用双手在沙滩上刨一个坑,把身子放进去,再把刨出来的湿湿凉凉的沙子一把一把抓在胸膛上、小腹上、大腿上,然后再一点一点拨拉掉,那是对童心未泯最好的阐释了。 当然,更多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来到河边,静静地坐在拦河坝的石堤上,看山,看山坡上的羊群;看河,看河对面属于山西的村庄;看天,看天上的流云;看枣林中忽隐忽现的公路,看公路上从城里开来的汽车。偶尔还能看到一两个穿红裙子的少女,那是在省城读书的学生放暑假回来了;偶尔也能看到一两个穿风衣的女人,那是来镇上探亲的城里女人。看风景看累了,我也会在没人的时候,迎着晚风,甩一甩头发,仰着脖子喝两口小瓶装的烧酒,典型的“为赋新词强说愁”。但我真的没找到“愁”的感觉,那烧酒火辣辣的,一点也不好喝。但是,把烧酒换成吉他,就好玩多了。河边的大石头上、沙滩上、河堤上都是不错的演奏场所,没有观众,可以随心所欲地拨动琴弦。要是有风,琴声能传出很远,要是在月光下,好像能传得更远,能传到大姑娘的耳朵里。这话一点也不假。我结婚以后,妻子说,听人说六中有个憨小子,一个劲在黄河滩上弹吉他,问我是不是真的。我就一边窃笑,一边告诉妻子,江湖上的传说就是哥的传说,不过,哥弹的不是吉他,哥弹的是寂寞,是一段无法逾越的青春岁月。  四 老师们的课余生活相对来说是单调的。年龄大一点的老师,通常是杀几盘棋,说一阵子笑话,然后咯吱咯吱摇着鼓风机生火做饭;年轻老师更多的是到镇上的食堂里去喝酒,或者偷偷地在宿舍里推杯换盏。我不会下棋,也不喜欢喝酒,正好写诗。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订了一堆诗歌杂志。在六中,写诗绝对是个冷门,从来没有人写过诗,我也从来没有跟同事谈过诗。但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在那把破椅子上坐着,日光灯咝咝地响着,发出清冷的光,油漆斑驳的办公桌上摊着打开的诗歌杂志,摆着廉价的稿纸。我开始偷偷地向外投稿。稿件寄走了,就等消息,盼望邮递员的到来。每次看到邮递员骑着自行车来学校,就装作若无其事却又迫不及待地到收发室去看有没有自己的信件。看着看着,梦想就成真了,我的诗歌发表了,发表得越来越多了,它们就像窗台上那些次第盛开的盆花,散发出淡淡的清香,叫人真切地感受到生活的美好。那年寒假,大概是正月初七八的一个午后,刚刚下过一场大雪,校园里白皑皑的一片。雪后初霁,在暖暖的阳光下,能听到融雪的声音。我在自己宿办合一的窑洞里把火炉烧得旺旺的,炉体被烧得通红,火苗呼噜噜呼噜噜响着,我把双扇扇的板门打开,撩起门帘搭在门扇上,把木椅搬到门口,傻傻地坐着,像是在迎候一位老朋友,又像是无所事事的样子。那个慵懒的午后就那样过去了,就那样无声无息地过去了,但我总觉得那应该是诗人才有的午后。也许,爱上诗歌,就会爱上冬日的阳光,爱上融雪的声音,爱上安静的时光,爱上一把木质椅子。 五 小镇逢五逢十遇集。遇集的时候,老师们就会骑着自行车到街上去,漫无目的地溜达溜达,遇上来赶集的亲戚朋友、同学熟人就拉拉
关 键 词:
镇上 教书 日子
 天天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在小镇上教书地日子
链接地址: https://www.wenku365.com/p-44788892.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天天文库发消息,QQ:1290478887 - 联系我们

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侵权客服QQ:1290478887 欢迎举报。

1290478887@qq.com 2017-2027 https://www.wenku365.com 网站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7495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