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秦文论下09

(32页)

'先秦文论下09'
中国古代文论  2、虚静 《庄子》外篇《达生》里有这样一个寓言:  梓庆削木为鐻。鐻成,见者惊犹鬼神。鲁侯见而问焉,曰:“子何术以为焉?”对曰:“臣,工人,何术之有?虽然,有一焉:臣将为鐻,未尝敢以耗气也,必斋以静心。斋三日,而不敢怀庆赏爵禄;斋五日,而不敢怀非誉巧拙;斋七日,辙然忘吾有四枝形体也。当是时也,无公朝,其巧专而外骨消;然后入山林。观天性形躯,至矣,然后成见鐻,然后加手焉,不然则已。则以天合天,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与。”这本身讲的是人生问题,但他用了工艺的事例,所以涉及到创作问题。   3、专注。  虚静本身就有专注。《人间世》说:  “若一志,无听之以耳而听之以心,无听之以心而听之以气。耳止于听,心止于符。”这就是专注。《养生主》里庖丁解牛: “每至于族,吾见其难为,怵然为戒,视为止,行为迟,动刀甚微。”这就是专注。  《达生》又有佝偻者承蜩的故事说:  仲尼适楚,出于林中,见佝偻者承蜩,犹掇之也。仲尼曰:子巧乎?有道耶?曰: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坠,则失者锱铢;累三而不坠,则失者十一;累五而不坠,犹掇之也。吾处身也,若橛株枸;吾执臂也,若槁木之枝;虽天地之大,万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吾不反不側,不以万物易蜩之翼,何为而不得!孔子顾谓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于神,其佝偻丈人之谓乎!  4、物化  《齐物论》有一个庄周梦蝶的故事说: “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梦为庄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也,此之谓物化。”艺术创造时,总会有一个物,即对象在头脑里,心灵中,作家与对象的关系颇象庄周梦蝶。《达生》又有一个“工倕旋而盖规矩”的故事说: 工倕旋而盖规矩,指与物化而不以心稽,故其灵台一而不桎。这就明确地涉及到艺术创作中有一个物化的过程。   5、技艺不可言传  这里涉及庄子对语言的看法。《齐物论》说:  “大道不称,大辩不言。”认为道不可言传。《庄子·天道》又以轮扁斫轮的寓言加以说明:  桓公读书于堂上。轮扁斫轮于堂下,释椎凿而上,问桓公曰:敢问公之所读为何言邪?公曰:圣人之言也。曰:圣人在乎?公曰:已死矣。曰:然则公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已夫!桓公曰:寡人读书,轮人安得议乎?有说则可,无说则死!轮扁曰:臣也,以臣之事观之:斫轮,徐则干而不固,疾则苦而不入,不徐不疾,得之于手,而应之于心,口不能言,有数存焉于其间;臣不能以喻臣之子,臣之子亦不能受之于臣。是以行年七十而老斫轮。古之人与其不可传者死矣,然则君之所读者,古人之糟粕矣夫!  (1)所谓道不可言传,是说道的超越性,但从这里并不能得出否定语言,进而否定文学的结论。庄子认为大道、大辩不可言说,大约小道、小辨还是可以言说的。而文学,包括庄子自己的文章,大约就属于这种小道、小辨。  (2)所谓道不可言传,揭示了语言本身的局限性,这也深刻揭示了文学创作中的言意矛盾问题。  (3)轮扁斫轮的故事认为技艺不可言传,这一思想里包含着重要的文学观念:艺术创作是有技巧的;技艺本身不可言传,艺术创作是特殊的。  三、言有三表与征圣、合道、宗经 上章一开始就讲到所谓语言,那是对语言的一般看法。老子和庄子也都涉及到语言问题。春秋战国时期,思想活跃,天下议论纷纷,这也体现为语言问题。哪些议论是正确的,哪些议论是不正确的,应该怎样加以评判,许多思想家都涉及到这个问题,于是有所谓语言评判标准问题的提出。这主要有墨子的言有三表说和荀子的征圣、合道、宗经说。文学是语言,语言评判标准也是文学批评的标准。前面讲到儒家关于诗的审美理想,本身也是批评标准的问题,语言批评标准主要是思想方面的。  1、言有三表  《墨子·非命上》说:  子墨子言曰:必立仪。言而毋仪,譬犹运钧之上,而立朝夕者也。是非利害之辨,不可得而明知也。故言必有三表,何谓三表?子墨子言曰:有本之者,有原之者,有用之者。于何本之?上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于何原之?下原察百性耳目之实;于何用之?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此所谓言有三表也。“本之者”,就是要有历史依据;“原之者”,就是要有现实依据;“用之者”,就是要实践检验。  我们看一个墨子用三表法检验言论的实例。春秋时期,有一种议论,叫有命论,很有影响。所谓有命论,认为一切都是命中注定,死生有命,富贵在天。墨子说,当时,  “执有命者以杂于民间者众,执有命者之言曰:命富则富,命贫则贫,命众则众,命寡则寡,命治则治,命乱则乱,命寿则寿,命夭则夭,虽强劲,何益哉?”  这种看法对不对呢?是不是有命这么一个东西?墨子用三表法进行检验。  首先,“本之于古者圣王之事”,墨子说:  “盖尝观于圣人之事,古者桀之所以乱,汤受而治之;纣之所以乱,武王受而治之。此世未易,民未渝,在于桀纣则天下乱,在于汤武则天下治,岂可谓有命哉!”  其次,“原察百姓耳目之实”,墨子说:  “我所知命之有与亡者,以众人耳目之情知有与亡。有闻之,有见之,谓之有;莫之闻,莫之见,谓之亡。然胡不尝考之百姓之情。自古及今,生民以来者,亦尝有见命之物,闻命之声者乎?则未尝有也。”  第三,“发以为刑政,观其中国家百姓人民之利”,墨子说,以赏罚为例,  “执有命者之言曰:上所以赏,命故且赏,非贤故赏也。是以入则不慈孝于亲戚,出则不长于乡里,出处不度,出入无节,男女无辨。……执有命者言曰:上之所罚,命故且罚,不暴故罚也。以此为君则不义,为臣则不忠,为父则不慈,为子则不孝,为兄则不长,为弟则不弟。”  墨子又用所谓三表法考察音乐艺术,得出非乐的结论。墨子说:  “之所以非乐者,非以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以为不乐也,非以刻镂文章之色以为不美也,非一刍豢煎炙之味以为不甘也;非以高台厚榭邃宇之居以为不安也,身知其安也,口知其甘也,目知其美也,耳知其乐也,然上考之不中圣王之事,下度之不中万民之利,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古代圣王生活俭朴,艺术享受不符合他们的作为,音乐怎样不符合百姓的利益,墨子说:  “今王公大人虽无造乎乐器,以为事乎国家,非直掊潦水、拆壤垣为之也,将必厚措敛乎万民,以为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    乐器造好之后,  “今王公大人惟毋处高台厚榭以观之,钟犹是延鼎也,弗撞击,将何乐得焉哉?其说将必撞击之。惟勿撞击,将必不使老与迟者。老与迟者,耳目不聪明,股肱不必强,声不和调,明不转朴。将必使当年,因其耳目之聪明,古肱之毕强,声之和调,明之转朴。使丈夫为之,废丈夫耕稼树艺之时;使妇人为之,废妇人纺绩织衽之事,……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    “今大钟鸣鼓,琴瑟竽笙之声,既已具矣,王公大人肃然奏而独听之,将何乐得焉哉?其说将必与人,与君子听之,废君子体听治;与贱人听之,废贱人之从事。……是故子墨子曰:为乐非也。”  艺术享受是否应该永远受到否定排斥?墨子认为,将来社会发展了,生产力水平提高了,还是可以讲究美的。他说:   “食必常饱,然后求美;衣必常暖,然后求丽;居必常安,然后求乐。为可长,行可久,先质而后文。”应该说这是一个很好的思想。 2、征圣、合道、宗经 这是荀子针对语言问题提出的评判标准。  (1)把思想问题还原为语言问题  荀子重视语言,主要从社会政治角度看待语言。他说:  “故期命辨说也者,用之大文也,而王业之始也。”  战国时期,思想混乱驳杂,荀子把思想还原为语言问题,尖锐指出:      “假今之世,饰邪说,文奸言,以枭乱天下,矞宇嵬琐,使天下混然不知是非治乱之所存者有人矣。”  “今圣人没,天下乱,奸言起,君子无执以临之,无刑以禁之,故辨说之。”  (2)因而要有关于语言的评判标准。荀子的主张是:  a、征圣。荀子主张,人们的一切言论以圣人为师,这就是征圣。他说:  “学者,以圣人为师。”  “凡言议期命,是非以圣人为师。”  荀子所谓圣人,一是指先王,他说:  “凡言不合先王,……虽辩,君子不听。”特别是指孔子,他说:  “孔子仁智且不蔽,故学乱术足以为先王者也。一家得周道,举而用之,不蔽于成积也。故徳与周公齐,名与三王并。此不蔽之福也。”先王和孔子都是圣人,唯一的区别只在得势与不得势。荀子说:  “圣人之得势者,舜禹是也”;“圣人之不得势者,仲尼……是也。”  b、合道。荀子说:  “辩说也者,心之象道也。心也者,道之工宰也。……心合于道,说合于心,辞合于说。”  “处道而不贰,吐而不夺,利而不流,贵公正而贱鄙争,是士君子之辩说也。”  “心不可以不知道,心不知道,则不可道而可非道。”   道是什么?荀子说:  “道也者,何也?曰:礼义辞让忠信是也。”主要是礼义,荀子说:  “凡言,……不顺礼义,谓之奸言。”  “辩说譬喻,齐给便利,而不顺礼义,谓之奸说。”   c、宗经。荀子推重经典,他说:  “学恶乎始?恶乎终?曰:其数则始乎诵经,终乎读礼;其义则始乎为士,终乎为圣人。……故《书》者,政事之纪也;《诗》者,中声之所止也;《礼》者,法之大分 ,类之纲纪也。故是之谓道德之极。《礼》之敬文也,《乐》之中和也,《诗》、《书》之博也,《春秋》之微也,在天地之间者毕矣。”  他强调学习经典,也强调经典对人们语言活动的典范意义。这就是宗经。  d、道、圣、经不可分  所谓征圣、合道、宗经,虽是三个方面,在荀子那里,这三个方面是密切地联系在一起的。他说:  “圣人也者,道之管也,天下之道一是矣,百王之道一是矣,故《诗》、《书》、《礼》《乐》之道归是矣。《诗》言是,其志也;《书》言是,其事也;《礼》言是,其行也;《乐》言是,其和也;《春秋》言是,其微也。”  (3)荀子征圣、合道、宗经的思想对后来影响很大。   四、文与用 这里讲韩非的思想。韩非是战国后期重要的思想家,法家的代表人物之一。他也是非常关注现实的。他也很重视语言。  1、关注游说之士向诸侯君主所进之言。  当时向诸侯君主进言的人很多,有的人确实有真知灼见,有的人则并非有切实可行的主张,他们能言善辩,而诸侯君主不能察,韩非指出:  今人主之于言也,说其辩而不求其当焉。其用于行也,美其声而不责其功焉。是以天下之众,其谈言者务为辩而不周于用。  韩非警告世主如果喜欢听这样的言辞有可能亡国,他说:  好辩说而不求其用,滥于文丽而不顾其功者,可亡也。    2、对这些进言,韩非提出应该以是否实际有用作为评判的标准。他说:  夫言行者,以功用为之的彀者也。……今听言观行,不以功用为之的彀,言虽至察,行虽至坚,则妄发之说也。      如果韩非的思想仅仅到此为止,那并没有提出太多新的东西。但韩非据此明确提出所谓文与用的关系问题,值得我们注意。  3、韩非进一步认为文与用对立。他编了这样一些故事对此加以说明:  昔秦伯嫁其女于晋公
关 键 词:
先秦文论下09 ppt、pptx格式 免费阅读 下载 天天文库
 天天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先秦文论下09
链接地址: https://www.wenku365.com/p-44789467.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天天文库发消息,QQ:1290478887 - 联系我们

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侵权客服QQ:1290478887 欢迎举报。

1290478887@qq.com 2017-2027 https://www.wenku365.com 网站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7495号 

收起
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