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岁的男人连载之八

(11页)

'五十岁的男人连载之八'
五十岁的男人连载之八八包中年从省城回来后,没有和桑丽兰联系。今天早上刚上班,桑丽兰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也没有接,他现在不想见她,可以这样说,看见她的电话号码心里就烦。这几天,也没有和丹阳联系,服装节一天迫近一天,他们都很忙。上午,丹阳打过来电话说:“我托你给杭部长办的事怎么样了?”包中年说:“弄了四幅清代防真品,也很值钱,不知道她喜欢不喜欢?”丹阳想了想说:“你还是让老宣弄几幅现代名人的真品吧,杭部长要往北京带的,带防真品怕人家误会。”包中年说:“那好吧!”他放下电话,心想,这防真品正好不愿送人呢,她不要正合我意。他又给老宣拨了个电话,让老宣准备几幅现代名人的字画,老宣满口答应。这时,蓝天商行的老总冉大海进来了,他是包中年多年的好友,这么多年来,包中年没有少照顾他的生意,包中年和桑丽兰的关系他也是知道的,但他从来不问包中年,只装不知道。他拿出一个大信封说:“先给你5万,不够了我再筹。”包中年说:“差不多吧,我要买几幅画,手头紧些,于是只好向你借钱了。”他边说边顺手打了一张欠条:欠 条今欠冉大海现金伍万元整。 包中年 2007年4月2日包中年把欠条递给冉大海,冉大海说:“亲兄弟还打借条?你每次都是这样。”包中年说:“亲归亲,钱财分,我手里有几幅画,等我变卖后,就还给你!”冉大海接过欠条说:“什么时间有什么时间还不迟。”这时冉大海突然对他说:“听说桂中原死了你知道吗?”包中年没说话。冉大海犹豫了一下说:“你们市委市政府不少人都知道了,你还不知道?”包中年平静地说:“知道了,老桂他命苦啊,这么大的领导,收人家钱干什么,弄得家破人亡!”冉大海向他办公桌前走近问道:“你真相信老桂是因为钱翻的船?”包中年忙说:“不就是为的钱嘛,他收人家那么多钱,中纪委和省纪委都通报了,报纸也登了,这还有假?”冉大海这时神秘地问:“世上那么多人收钱为什么都不出事?人家为什么都安全?这官场上的事你应该比我知道,他老桂是为了权吃了政治的败仗。”包中年笑道:“行啊,冉总知道的不少啊!”冉大海笑道:“都是道听途说,不一定准。”包中年点了一支烟没有再说什么。对于桂中原当年突然出事,社会上流传了很多版本,有的说是因为政治斗争,有的说是因为女人,有的说是因为钱财。包中年只听不宣传。上次他和老宣去省城见根喻洪,根喻洪见到那四幅山水画的反常行为,他回来后谁也没有讲,包括他妻子木锐云。不但他这样,还要求老宣也不能讲,关于桂中原死的消息,他只给丹阳讲了。包中年是个不信传言、也不传言的人,他深知谣言越传越变样,于是他对冉大海说:“你好好经你的商,社会上的事少过问。”冉大海一听包中年这么一说,忙点头应道:“那是那是,大哥说得对,咱经咱的商。”冉大海把话题一转说:“五月份的服装节你可得给我多留几个摊位,要黄金地段。”包中年说:“行啊,满足你!”冉大海走了,包中年又给老宣打电话说:“购买字画的钱我准备好了,你明天把画一定送来啊,”老宣说:“一定,一定!”老宣此时正在桑丽兰的办公室,他放下电话看着桑丽兰说:“亲爱的,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桑丽兰一听火了:“老宣,你又胡说了,我和你来往是因为你人有才气,人品好!你再胡说八道以后我就不理你了。”老宣忙说:“开玩笑,开玩笑了,玩笑也不让开吗?我的小姑奶奶。”桑丽兰转怒为笑:“你刚才说告诉我什么秘密?”老宣悄悄地说:“桂中原死了!”他说着看着桑丽兰的表情,桑丽兰一听他说的是这事没有理他,老宣问:“怎么,你知道了?”桑丽兰说:“天啸市满大街的人都知道了,这叫秘密?秘密你个头啊。”老宣不好意思地理了理零乱的头发。桑丽兰说:“你那长发不能剪剪?你那胡子不能理理啊?看着脏兮兮的,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老宣说:“我什么都听你的,就这不能听你的,”桑丽兰说:“为什么?”老宣说:“说不清,这个习惯是娘肚子里带出来的,我也没有办法改。不过你如果答应嫁给我,我就全剪了。”桑丽兰生气地说:“那你永远留着长发吧,想让我嫁给你,得等到太阳从西边出来,长江水黄河水倒流才行!你媳妇为什么跑了?就你这样的打扮再娶媳妇她还是跑!”老宣哈哈笑道:“不要了,不要了,唯你不娶啊!”桑丽兰一听忙说:“又跑题了,又跑题了。”这时桑丽兰的手机响了,她一看是妹妹打的,接通电话,妹妹说:“我们学校最近要竞争上岗,你看我选哪个岗位?”妹妹所在的中学最近选拔中层,妹妹想当语文教研组主任。桑丽兰说:“你不是想当语文教研主任吗?”妹妹说:“是啊,但有几位老师争呢,第一个是我们校长相好的,她除了会和男人好什么也不会,但人家是我们学校的红人。”桑丽兰忙打断妹妹的话说:“背后不要说别人坏话,人家跟校长好有证据吗?说你自己的事。”妹妹说:“姐-----我又不是跟别人说,给你说说怕啥。第二个教师是个是非精,说七道八的,这一段在我背后净说我的坏话。”桑丽兰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别再说了,所的人都对不起你,别再说了行不行?我给丹阳副秘书长说,他跑教育线,让他给你办!”妹妹说道:“谢谢姐!”桑丽兰说:“你个人的事怎么样了?那个小张怎么样?”妹妹忙说:“别说他,别说他了,瞧见他就烦,”桑丽兰挂断电话,转身看着老宣说:“你上次不是说要给我弄幅字画吗?不要那么贵的。”老宣忙说:“可以,可以,咱市书画协会会长方老师有几幅在我这儿,有四幅好的,都给你吧。”桑丽兰说:“好啊,明天给我拿来吧。”老宣说:“这几天,包主任也向我要,我给你们一起准备。”桑丽兰笑道:“那是丹阳让他给杭部长准备的,你可给他弄真品啊,我听说是往北京送的。”老宣听她这么一说,也没有再说什么,想了一会儿说:“再见。”然后开门走了。老宣走后,桑丽兰坐在办公桌前静了一会儿,然后给包中年打电话。今天上班时她打了几个电话,他都没有接,她真想到办公室找他去,但她忍了。这次电话接通了,她说:“今晚你来我家吧!”包中年回答:“今晚没有空。”桑丽兰大声地说:“没有空你找空!”包中年说:“找不来,我忙。”桑丽兰火了:“你忙!你忙!你整天忙,你今天晚上不见我,后果自负。”包中年也火了:“不见不见不见,就是不见,我租给你了?我承包给你了?我卖给你了?你是我什么人,在我面前发号施令?你让我干啥我就得干啥?以后少指手划脚指挥我!”包中年说着把电话挂了,桑丽兰放下电话,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她跟包中年这么多年,越来越感觉吃力,越来越难以沟通,越来越没有幸福感。她突然失声大哭起来,哭的难以自制。想想近一年多来,他俩的关系越来越难处,越来越恶化,这都是他包中年死抱他的家庭不放,与他妻子木锐云割舍不断造成的。她想踏踏实实地跟他过日子,可是包中年为啥就不与她好好过日子呢?世上有多少有情人终成眷属,为什么我们不能呢?前几天她看到一篇短文,介绍上世纪二十年代一对情侣为了爱情相互等待40多年,等到双方的配偶都离开人间后才走到一起,他们结婚时都70多岁了,真是感人至深啊!人家一等40年,爱情永不变。可我自己呢?难道说我和包中年之间没有爱情?她的泪水像断线的珠子,唰唰地往下流。这些年来,她从一个少女跟着他到现在无怨无悔,包中年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她多次向他表明,跟他一生不后悔
关 键 词:
十岁 男人 连载
 天天文库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五十岁的男人连载之八
链接地址: https://www.wenku365.com/p-44814989.html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点击这里,给天天文库发消息,QQ:1290478887 - 联系我们

本站为“文档C2C交易模式”,即用户上传的文档直接卖给(下载)用户,本站只是中间服务平台,本站所有文档下载所得的收益归上传人(含作者)所有【成交的100%(原创)】。本站是网络服务平台方,若您的权利被侵害,侵权客服QQ:1290478887 欢迎举报。

1290478887@qq.com 2017-2027 https://www.wenku365.com 网站版权所有

粤ICP备19057495号 

收起
展开